爱词网

我被小叔夜夜承欢 我被小叔夜夜承膝下林落雪

【H】一百零一:堕落吧!

当摩天轮升到最高点的时候,和地面刚好距离200米。

溶锡虽然是个处男,但前戏做得并不马虎。揉着胸部的手法还挺娴熟,双指捏起早已坚挺的乳首,指腹间搓揉,似乎对此很有兴趣似的,一直乐此不疲的重复着。

“小优……小优……”溶锡低喃她的名字,舔舐着锁骨。

放在花核上弹按的手滑至穴缝,沾染上些许汁液后,神色微愣,在他的认知里,女人湿了就代表她很舒服吧?可以接受他的进入了吧?

“呐,溶锡。”花改优搂住溶锡的脖子,凑到他的耳边吹着热气。

羽睫半垂,棕瞳被一抹血红色污染。她笑颜妩媚倾城,却带着一丝诡谲。

“什么?”溶锡拉开裤链,内裤被硕大涨硬的肉根撑得鼓鼓囊囊,他迫不及待的想要将欲望一通到底,在心爱的人体内奔驰放肆。

我被小叔夜夜承欢 我被小叔夜夜承膝下林落雪

“你不是第一次吗?给我真的好吗?”唇瓣贴着溶锡可爱的耳骨,说话间,舌头还不时的触碰一下。

“笨蛋吗你?男人的第一次又不值钱。”溶锡翻了个白眼,虽然花改优看不见,他抱住花改优,手指在花穴口抚摸,想探入却又不太敢。

“说的也是呢。不过,你不想把第一次给喜欢的人吗?比如白雅……”花改优往溶锡的怀里钻了钻,那根徘徊在外面的手指不期然的被小穴吃进去了一点。

没有阻碍。

溶锡立刻就知道花改优不是处女。

“不。给你就好。”溶锡也不知道自己该生气还是该伤心,明明他是第一次,可是花改优却不是。总觉得有些不公平。

想到有别人也品尝过这具美味的肉体,溶锡心中的暴怒就忍不住攀升。

可恶!

“为什么不等我。”

抓住花改优的肩膀,将衣服拉扯开,在她肩头狠狠咬了一口。

“嗯?疼……你在说……啊!”花改优迷茫的眨巴着眼睛,看到溶锡脸上的阴云后皱起了眉毛,不知道这傲娇小王子又哪根筋不对了。

“你这个碧池!”溶锡根本没办法控制自己的情绪,光是看着花改优漂亮纯洁的脸蛋,就联想到她和其他男人做爱时淫荡的样子。

想毁了她。

四分五裂,带走储存起来。

别人都不能觊觎她。

“肏翻你,婊子。”溶锡咬住下唇,扶住肉棒在花改优的小穴口处磨了磨,随后用力挺进。入口极窄,穴门被突然的扩张开,撕裂般的剧痛让花改优瞬间哑声。

好痛……溶锡的肉棒也是怪物级别的啊……但是为什么会黑化?明明之前还很正常……

花改优泪眼朦胧中看了一眼完好无损的手腕。

果然只有在肉文世界,才会黑化的这么无厘头。

“轻一点……啊!”花穴还不能接受溶锡的肉棒,他就已经准备律动了。

如果不是没有那层膜,溶锡肯定不会相信这居然不是处女穴。如此紧致弹性,仿佛肉棒都要融化了,穴肉攀附上来,挤压推拿,简直就像到了极乐世界一样。

太舒服,以至于连生气都忘记了。

“不要……动啊……嗯……”

溶锡抓住花改优推搡自己的手腕,压在椅子上,下身缓慢的前后进出,肉棒带着翻出了粉红的内壁肉,蜜液也跟着洒出,此景刺激的溶锡兽欲大增。

“……啊,不要动,好痛……”花改优目光涣散,视线无法聚焦,只是私处的痛感一波接一波袭来,其中可能也夹杂了零星快感,前戏的准备在溶锡的巨物袭击下简直是杯水车薪。

绝对是作者的脑子有问题。

男主都是器大活好还都处男的设定也太乌托邦了吧!?

“吸的那么紧,怎么可能会痛呢。你又不是第一次。”溶锡感觉到膣内润滑多了,想必是在粗鲁的性交下小穴产生了防卫性的淫液,于是他的抽插速度也渐渐加快。

啊咧?

花改优被溶锡这句话说得一愣。

所以这就是他黑化的点?

“嗯……哈啊……慢、慢一点。”

溶锡拉着花改优的手臂,让她坐在自己身上,下体毫无章法的冲撞着,像个无谋的勇士,只顾前进,顶得宫穴口都微微酸痛。

“千人骑的婊子,肏死你……”溶锡双眸赤红,被欲望占领了神智,力量加强,肉棒前端一口气插入宫口,让花改优猝不及防的高潮了。

痛感没有一开始那么强烈,不知道是不是要赞美一下肉文女主的体质,但花改优确实也在进入状态,即便是在被言语侮辱和堪比强暴的侵犯中,也能觉得舒服。

“不……好疼……”胸部随着身体起伏而颠簸着,溶锡掐住嫣红乳果,尖利的指甲刺下去,疼痛中带着一丝难以言喻的快慰,花穴软肉迅速收缩,夹得溶锡差点射出来。

“可、可恶——”

吸了口冷气,溶锡连

小叔,膝下,林落雪,我被小叔夜夜承膝下林落雪 ,我被小叔夜夜承膝下林落雪 ,
爱词网《图说新闻》栏目小编精心为您提供《我被小叔夜夜承欢 我被小叔夜夜承膝下林落雪》在线阅览,爱词网以收集图说新闻优质内容为宗旨倾力打造一个品牌网站,更多好看的图说新闻尽在爱词网:(www.aci4.com)。

首页> » 图说天下 » 图说新闻 » 我被小叔夜夜承欢 我被小叔夜夜承膝下林落雪